码农.
不可知论者.

© 曲终 | Powered by LOFTER

【Loki中心,大概有锤基?】我所知道的黄昏(四)

最近因为生病的关系一直没时间更新,预计新的一年也还是老样子吧,时好时坏中……各位写手也要多保重身体啊~


(四)

我好奇的朋友,让我来考考你:骗子最害怕什么?

诡计失败?不不不,那不过是磨练身手、摆正心态、通往成功的必修之路。

遭到惩罚?也许是。潜在的损失越惨重,游戏也就越发让人心驰神往,恰如牢狱生涯之于政客们那样。

身为一个货真价实的骗子,最让我为之战栗的,莫过于更大的骗子。好比在我创作自己戏剧作品、并为之沾沾自喜的时候,却在某个偶然的瞬间,发现自己恰巧也身处别人的剧本里,那一刻,你会听到银舌头毫不吝啬发出“干!”的咒骂,以掩盖犹如冰锥刺心般的哆嗦。我获得“诡计之神”的头衔之前,Odin就时常扮演这个大骗子的角色,不仅差遣当年身为小骗子、小瘪三的我去帮他跑腿、从矮人那里弄来更多宝贝填充国库,事后还要当着诸神的面训斥我的“屡教不改”。

鉴于我常年玩弄骗人的小把戏,也就自然而然培养出了敏锐的嗅觉,能够在任何时候闻出同僚作案的气息,使我得以在掉进陷阱的前一刻察觉出危险、从不利的境地中全身而退,当然,我本人也在一次次布局和躲避的游戏里变得更加疑神疑鬼、神经兮兮,乃至有时候对唾手可得的胜利丧失了信心、导致功亏一篑。

因此我偶尔也会羡慕那些平庸之辈、羡慕这些家伙能够如此心安理得地生活在他们所笃信的秩序和常识构建的世界里——尽管这世界在我看来毫无根据、总在你以为找到温暖庇护之际露出狰狞獠牙、在你感觉好似捏住命运软肋时化成一抔散沙,自指缝间溜走。

将要和Odin重逢之际,骗子的直觉又像以往那样猛烈地敲打起我的脑壳、阻止我继续行动,但是碍于Thor的扣押,我只好不情愿地接受了传奇博士提供的捷径。我们穿行片刻后,抵达了这通道的尽头—— 一处峡湾高地,铺盖着长满杂草的荒原,天地之间缺乏万物向荣的生机,感觉阴沉而压抑。Thor循着海的味道迈开脚步、踏上一块面向断崖的贫瘠土地,我则畏缩地跟在其后,像听见猎人脚步的野兽那样竖起耳朵。跨过几块乱石后,Odin的剪影成了辽阔视野里唯一的聚焦点。

“看看这地方,真漂亮不是吗?” 他转过身看向我们,眼里一度令我确信无疑的那种痴愚消失了,我在心里大呼一声“干!”,身体僵直在原地。

“父亲,是我们。” Thor热切呼唤着,恭敬地走上前。

“我的儿子们啊,我一直在等你们。” Odin流露出和蔼的神情,Thor回以一个微笑,而我则像条鳟鱼,被密不透风的网追逐着几乎要窒息。

“花了我不少时间从Loki的咒语里脱身,Frigga一定会为你骄傲。” 闻言,Thor怒不可遏地瞪了我一眼。可笑啊……倘若我拥有强大到能够禁锢众神之父的法术,又何必要依赖心灵宝石去征服中庭?

一个时疯时好的大骗子可要比一个神智健全的老忽悠难对付得多。Odin嗡嗡作响的声音令我额头直冒着冷汗,即使如此,我也没有忘记答应过Hela的事情,只是事态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无以为继:我既无法证明Odin曾经失了智,也不好确定他此刻是不是染了疯病,毕竟瘟疫扩散已有多时,在饱览了仙宫和中庭的社会怪像后,我虽然尚能辨别理智和疯狂,但似乎渐渐丧失了区分谎言和痴癫的能力。

“……不,黄昏并未结束,事实上,已经开始了。我以生命之力将她困在异界,但是现在我的寿命走到了尽头,我再也不能把她藏起来了。”

“你在说谁,父亲?” Thor惊异地问他。

“Hela,我的第一个孩子,你们的姐姐。”

Thor此刻的表情也许与我别无二致,但其传达的想法却截然不同——他显然是信了这番鬼话、为自己遭到如此长久的蒙蔽感到无所适从;我则突然明白了我女儿身上诅咒的真正含义——和Sleipnir一样的、被夺走、被Odin占为己有的命运,我这样想着,不觉心如刀割、悲愤不已。

然而这通胡言乱语对我的打击远没有结束,噩梦正在拉开可憎的帘幕,丝毫不留给我喘息的机会。

在我的怒火变成燎原的实体之前,Odin化作星尘不见了,想必他是受了疯病的邀请去赶赴派对,在临走前扔下我们、去清理伊格德拉修树枝底下的一片狼藉。Thor很快从讶异中清醒过来,电闪雷鸣着向我兴师问罪。我不知哪来的勇气,挨个咒骂Odin的别名,蓄力搓出火球,企图在我的兄弟身上宣泄愤恨、连同这厌恶的世界一起付之一炬。

须臾之间,方才Odin站立的地方,某股力量犹如匕首般尖叫着划刻,打断了我们兄弟间一触即发的对峙。时空裂开一道口子,从那阴影里走出来的正是我神气的女儿,她肤色洁白如雪,头饰漆黑如夜,战袍上镶嵌了一些绿色纹理,那让我回想起上一次我们会面的情景,恍惚间我也因此生出几分虚妄的希冀出来,好像她还会同那日一样唤我作“父亲大人”。

“跪下。” 她气势汹汹地命令道,身上有几分我当年的影子。

“原谅我没听清,我们不可以好好谈谈吗?” 我摊开手,笑嘻嘻地迎上去,想要唤回女儿哪怕一点点的记忆。

Hela直愣愣盯着我,冷若冰霜的面孔在某个瞬间有了一丝颤动。

“你听起来像他……” 她拉长尾音、表露出些许困惑,但这困惑还未来得及发酵成一个完整的问题,便立刻被清扫一空——

“跪下。” 她坚定了自己的立场、再一次发号施令:“给你们的女王跪下。”

啪!残余的念想被刺破,苦涩随之而来、如水银般溢满了胸腔,令我作势就要倒下——我虽在女儿面前下跪过数次,但那多是为了表演或逗乐她而故作姿态,不像这一次——

这一次,她获得了自由,而我失去了她。

对于一开始的那个问题,我的回答也许过于草率,骗子究竟害怕什么?当谎言太多时,自然就会滋生不幸,而惩罚即使迟迟到来,也足够让最冷漠的心灵为之颤抖。作为一个身经百战的骗子,我过早透支了自己的忠诚,以至于在审判来临时,没有一个我爱的人能逃过被我出卖。

相较于我的缴械投降,Thor选择了反抗,想要让他给头次碰面的陌生人行好礼,Hela还欠缺几分技巧。

出乎意料的是,Thor的得力助手Mjolnir——这举世无双、鞠躬敬业、从未出错的宝贝武器,竟不能撼动Hela丝毫,反倒被她扣押在掌心里、无法回应主人的呼唤。我从未见Hela使用过如此惊人的力量,不知是出于她对我的仁慈、还是因为有Odin符咒的干扰,总之Mjolnir像我曾赠给她的那些宝物玩具一样惨遭蹂躏、被碾压变型、火星迸裂,终于,在一股席卷天地的激浪中、这铸造于死亡之星当中的神物爆发出垂死的呼喊、在Hela的手里碎成齑粉。

眼见Mjolnir的惨烈下场,Thor不可置信地怒目圆睁,惊惧中的我却油然升起一股自豪感,也在刹那间仿佛明白了这一切于我的意义:瘟疫、癫狂、溜走的Odin、强大的Hela……当我把这些事件串联到一起的时候,它们如同夜空里的星座那样给了我启发——

对一个被瘟疫感染、走向衰亡的宇宙而言,毁灭乃是一条最快捷的出路。明哲保身的Odin选择放弃、但留下了线索——我那与死亡同行、与灾祸为伴的女儿——想必他留心到Hela的力量日滋夜长,等不及要冲破尼弗尔海姆、给阿斯加德传递死亡讯息,那意味着她已嗅到了不可避免的、末日腐败的气味。

“带我们回去!” 我朝空中高呼一声,却在第一时间被Thor看穿了意图,遗憾的是,在他有能力阻止我以前,虹桥已经搭上所有载客启程仙宫,其中也包括了对付这场瘟疫的致命武器。

“Loki!你在做什么?!” 传送通道里,Thor往后边看了一眼,Hela正在追赶我们。

“是黄昏引来了Hela!不是Hela带来了黄昏!” 我喊道,指望Thor能明白我的意思。

“你疯了——”

未等我加以说明,Hela一个腾跃、像野兽那样把我撵出通道,似乎并未领会我的心意。

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毁灭的种子已经埋下,只消静待它生根发芽——看呐!膨胀的力量吞噬了她的理智!她不再是任何人的女儿、任何国度的君王、这力量赋予她更纯粹的任务、命令她清扫一切路障,如今,不论是雷电、还是狱火、还是Odin之力,都无法阻止她收割死亡的决心了。

虹桥在眼前飞快地退缩成一根银线,纷争和思绪暂时离我远去了。Thor一直认为他才是我们中会飞行的那个,公平地说,其实我飞得也不算少,如果每一次跌落虹桥都算数的话。习惯之后,你会发现这感觉不坏,用魔法织出屏障、包裹住躯壳,穿过无垠的寒冷和死寂,仅需要一点点力量就可以飘得又快又远,如深谷滑翔、灵魂出窍,你只需如我一样,精心计算好目的地,然后就可以放心合上眼、打个盹,这张世间最大的睡床虽不够舒坦,却也足够在你脑中催生出一些类似摇篮曲的歌谣——

晚安,黑暗。
熄灭最后几束星光,
令炽热也结出冰壳,
生物簇拥成群、相互取暖,
时间流逝,白昼如此遥远。

晚安,死亡。
通往幽冥的险途上,
虚弱的魂灵也不曾忘记,
自己棺上的泪和玫瑰花,
和由箭点燃的灵船,
告别足够漫长,
遗忘才能少点愧疚。

晚安,英雄们,
把战靴和锐气扔进道具箱,
为明天的剧本养精蓄锐。
做一个斩妖屠龙的好梦,
拥抱美人、大口喝酒。
这世界也许是一种想象,
谁敢说,
那创世之人不会醒来?



TBC...

 
评论(1)
热度(25)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