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农.
不可知论者.

© 曲终 | Powered by LOFTER

有感于MCU在复3给Loki发的便当

‘’……在我脚下,有个虫洞出现在时间和空间的漩涡里,那一刻,我选择放手。”

得了吧!为什么我要以中庭那些科学怪人的术语来粉饰一个故事呢?我大可这样说:

‘’我曾在虚空里漫游、追逐过星星,偶尔也在梦里窥探未来,但怎么说呢?时间是难以捉摸的,它所定义的规则,可以被弯曲但永远不能被打破。”

可见,我对这场流行病并非免疫,只要稍不留神,它就趁虚而入,让我在无意识的时候说出一些不明就里的胡话。这样的例子还少吗?等你不再警觉了,胡话就好像自然从口中倾泻而出、成为你本人的意思,到了那个时候,你就成了胡话的奴隶,甚至还能和其他得病的人侃侃而谈起来。



——有感于MCU赏赐给Loki的轻飘飘便当。



这不是我理解意义上的恶作剧之神,或者说抖森试图演绎一个接近我脑内的洛基但剧本限制了他,其结果就是,从雷2开始,我在故事和角色之间体会到越来越多的不协调,副产品则是,想要自己写出配得上他的故事。

原本想在复3前完成的文字,只是越写越力不从心。从一个玩笑入手总是很容易的,随之而来的惩罚却未必有趣。同样的,要讽刺、批评些什么也并不难,建立和创造却是另一码事了。一味的谐谑,也不过是用虚无主义取而代之罢了。

在真·诸神黄昏的结尾,原先那个爱开玩笑的捣蛋鬼消失了,他把原来用于嘲弄诸神、自我消解的力气统统汇聚成毁天灭地的能量、给了那个他看不上眼、也无法用恶作剧改造的世界最后一击,以自己最骇人的姿态宣泄胸中的熊熊怒火,最后,如他所愿,一切消失了,自知无力建立什么的邪神终于认清了自己,给有希望创造出什么的后继者留下一个空白的起点,虚无中,总算诞生出一点儿希望。

这是最初的神话、一些现代版的变体里也能找到类似的影子,那不是他最好的结局,但也不应比这更坏了。
 
评论(5)
热度(7)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