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农.
不可知论者.

© 曲终 | Powered by LOFTER

【悟贝/贝悟】相恋十年三十题(偶数题)12/14/16/18/20

by Tsipporah, 2015年5月


12. 没有言语的夜


俗话说,再恩爱的夫妻,每个月也总有那么几天想掐死对方。


十一点整。重力室无声地工作着,电子屏上的数字是2g,贝吉塔并没有在训练。


他窝在角落里,边上放了一瓶苏打水,手里拿着块数字板,手指在上面百无聊赖地滑动拖曳。


孙悟空旁若无人地走到控制台前,把重力增加到了10g。


于是贝吉塔的苏打水瓶“咔啦”一下碎了,液体流满一地。见状,孙悟空开始做俯卧撑。


贝吉塔放下数字板看了他一会儿,接着捡起旁边的玻璃碎渣,一块一块朝他扔过去。


孙悟空灵巧地躲过这些看不见的飞弹,它们在重力室里横冲直撞,砸得地面和墙壁坑坑洼洼。


扔完最后一块碎片,贝吉塔拍了拍手掌,继续拿起电子板,从上面拉出菜单,连上了重力室的应用程序。


他打开一个界面,摁下某个按钮,孙悟空锻炼的地方倏地出现一个大洞,于是孙悟空连同地上的玻璃渣渣一起掉进了天坑。


地面飞快地合上,贝吉塔走到控制台前把重力调回2g,从控制台下面的冰箱里重新拿出一瓶苏打水,回到他的角落里继续翻看电子板。


安静了半分钟后,重力室的门被打开、合上。


湿漉漉的孙悟空直勾勾瞪着角落里的贝吉塔,绞毛巾那样拧了拧衣角,却并没有弄干的意思。


贝吉塔仍然专心致志地看着电子板,全不理会他,眼皮都不抬一下。


孙悟空拖着水迹走到控制台前,一把关掉了重力室的照明系统。


贝吉塔在黑暗里嘬了一口苏打水,打开电子板的背光灯。


孙悟空用鼻子低哼一声,开始像只金毛犬一样甩干身上的水分,水滴变作千万根银针刺向四面八方。


贝吉塔懒洋洋站起身,把电子板往怀里一藏,罗盘一样打着转,将银针悉数奉还。


孙悟空有点恼羞成怒,走上前一下把重力调成200g,贝吉塔的电子板终于哧溜一下化为灰烬,现在孙悟空总算能看见他额头上跳动的青筋。


但情况并没有演变成他习惯的那样:扭打、缠绕在一起、性欲淹没一切,直到夜晚变成白昼。不,事情没有变成他期待的那样。


贝吉塔仅仅怒视了他一两秒就恢复成一脸的麻木不仁,在他反应过来之前打开了重力室的门,头也不回地融进了外头漆黑的夜空里。


连续第七个无言的夜晚啊,依然谁也不肯让步。孙悟空有些委屈地想着,手指放在了眉心间。


14. 陌生的熟悉的你的样子


贝吉塔趁着孙悟空不在,捡起了床下的书,《平行宇宙的那些事》。他翻到末页,审视着上面孙悟空的样子,叹了口气。


他拜托维斯送自己去那个时空,维斯说只能停留3分钟。


3分钟也好,贝吉塔想,如果能让那个宇宙的卡卡罗特开窍一点的话。


他瞬移到对方面前的时候,听到一声惊呼。这是一个陌生的卡卡罗特,肤色偏黑,一身青衣,看上去不过十来岁;这个卡卡罗特也有他熟悉的气,温和地起伏、充满活力地跃动。


“你是...为什么你能...?”眼前的孩子问他。


“你不是全知全能的神吗?”贝吉塔叉着手反问道。


“我只对这个时空负责...”孙悟空来回打量他,流露出与年龄不相符的神色。“而且,我想我们已经道别过了。”


“我不是来道别的。”贝吉塔坏笑道,燃烧着能量直到发色变成水蓝,他紧了紧手套,拳头放在孙悟空鼻尖上。“我只有3分钟不到的时间,所以最好还是做点我一直想做的事。”


孙悟空摇摇头:“就算你变得再厉害,也伤害不了这个身体,因为我已经是……”


不等他说完,贝吉塔的拳头陷进了他的脸颊,孙悟空顺势飞了出去,等他再一次飞回来时,疼得只有半张脸能说话了。


“只有神可以伤害得了神。”贝吉塔冷冷望着他。“需要我继续吗?”


“没有神可以干涉其他神的事务。”孙悟空捂着脸,无可奈何地笑笑。“可能某个时空你把我杀了、另一个时空我把你杀了、还有个时空我们相爱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每个时空都遵循运行的法则...”


毫无预兆地,贝吉塔又给了他腹部一拳,于是孙悟空抱着肚皮在空中打转。


“那些都不重要?嗯?你这个神倒是做得挺恪职尽守的啊。”


“你要我怎么样?!”这一次,孙悟空的语气里有了几分愠怒。


“你想多了。”贝吉塔露出獠牙笑起来,“我只是来揍你的,因为看不惯。”


3分钟后,贝吉塔回到训练场,孙悟空一脸好奇地看着他。

“你跑哪儿去了?”


“一个遥远的地方。”贝吉塔拍去肩上的灰尘,“我遇到一个混蛋,把他教训了一顿,现在心情好多了。”


16. Hello stranger


银河系乱战擂台赛,候选区挤满了来自各个星球、各种族的战士,一个个摩拳擦掌。


“哟,我叫孙悟空,来自地球。”螃蟹头男人走到火焰头小个子面前,向他伸出手,“你看起来很特别,请问怎么称呼?”


“贝吉塔。”小个子同他握了握手,然后抱着臂直勾勾看向他黑溜溜的眼珠,“我是个赛亚人。”说完他把头扭到一边,有些不自在地笑了笑。


“赛亚人!”高个子故作惊讶地抬高声音,“那可号称是宇宙战斗民族呀!你们是怎么决定参赛资格的?”


“我不用。”小个子撩起嘴角,“我是赛亚人的王子,一出生就是超级精英,徒手便可征服小行星。我听说地球人战斗力极低,你又是怎么获得参赛资格的?”


高个子听完啧啧称奇,他从怀里掏出一副单片眼镜递给赛亚人的王子。


“要不要用这个探测器来看看我的战斗力呢?王子殿下?”


于是叫贝吉塔的赛亚人戴上眼镜。


孙悟空大吼一声,“唰”地一下变作金发碧眼的样子,与此同时王子的眼镜“砰”一声爆裂——

“什么!战斗力居然超过1亿!”贝吉塔摘下眼镜在手里碾成齑粉,咬牙切齿地说。


“怎么样,王子殿下,我的战斗力很迷人吧?”孙悟空眯起眼看着他,舔了舔唇,“我期待在赛场上和您一较高下啊!”


“彼此彼此。”贝吉塔轻笑一声,弯腰从靴子里拿出一张房门卡递给他,“赛后来我的房间切磋技艺,怎么样?”


“万分荣幸。”孙悟空用牙齿接过了门卡。


正说着,候选区屏幕上开始滚动一排排数字,选手按编号被分成几组。


“我在3组。”贝吉塔用拇指点点大屏幕。


“哎呀,我在5组!”孙悟空继续大呼小叫道,“贝吉塔,那么我们不得不分开了,这让我感觉从天堂掉到了地狱。”


“我们决赛见吧,孙悟空。”贝吉塔大笑起来,“届时我会让你见识什么是真正的地狱。”


见他们一左一右踌躇满志地进入各自的赛区,站在旁边的一个茲夫魯人问另一个绿皮肤战士:

“排骨饭,这两口子又吃错什么药了?”


“好像是最近流行的新游戏,alter-egos。”


“那是个什么玩意儿?”


“大概就是假装不认识、角色扮演一类的吧。你知道的,老夫老妻也会怀念初恋的感觉。”


“切!秀恩爱,死得快!”


18. 熟悉到每一寸的甜美的身体


银河系乱战擂台赛后,孙悟空用贝吉塔给的房卡刷开了一道金属门,他走进房间,发现赛亚人的王子横在一张吊床上,半合着眼看向他。


见状,孙悟空踢掉靴子,攀上吊床,跨坐在贝吉塔上方,一言不发地开始卸掉小个子的战斗服。


在他手指碰到紧身裤的时候,王子阻止了他。


“我们来玩一个游戏,输掉的人在下面。”贝吉塔边说边扯掉高个子赛亚人的蓝腰带,“伤疤是男人的勋章,”他脱下对方的橙衣扔到地上,“猜猜它们的由来怎么样?”


“有趣啊。”悟空俯身用鼻尖蹭了蹭王子的下巴,舌尖搜寻肌肤的纹理。“这是你第一次远征留下的,”他亲吻锁骨上的一道细缝,“痛恨你们的原住民想要用十字弓射穿你的喉咙。”


贝吉塔竖起一根手指,自后颈滑下肩胛骨,扣在一处圆形伤痕上。“你身上最脆弱的部分,被弗利萨的手下捅了个对穿。”


“嘿嘿。”孙悟空像得到夸奖一样笑起来,指着王子胸前的伤疤,说:“也是弗利萨。”


“还有那次无聊的武道会上,”贝吉塔踢了踢他的膝盖,“短笛做的好事。”


“还有还有,”孙悟空抱住一条手臂:“18号。”


于是贝吉塔捏着他的喉咙:“19号。”


“胖布欧。”


“坏布欧。”


“悟饭布欧。”


“小布欧。”


“其他全是你弄的。”悟空吻遍了他的全身。


“嗯,剩下的全是你。”贝吉塔抽着气合上了眼。


20. Road Trip


“7月17日。

我们从银河系边缘出发,目的地是亚德拉特星,卡卡罗特说要去造访他的外星朋友。

飞船降落在一颗孤独又冰冷的类地行星上,几个图可因人给机器上足燃料,提醒我们要在第二颗恒星升起前吃完午饭,然后他们全躲进了资源丰富的地下。很快空气变得稀薄而灼热,双星出现在地平线尽头,开始疯狂地追赶飞船,但很快被甩在后面,我们加速冲出大气层,朝最近的星系飞去,金色的亚德拉特星就在它的中央。”


“7月24日。

7天后我们到达目的地,我见到了老朋友们,虽然几乎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看得出来大家都很高兴。贝吉塔说如果有翻译机会方便很多,他不喜欢和说鸟语的家伙们打交道。

亚德拉特星人给了我新的地图和航线,好像有什么事情要拜托我。因为贝吉塔有更丰富的星际旅行经验,我试着让他和亚德拉特星人交流,但看上去他们并不信任贝吉塔,可能他从前也上这里搞过破坏。但最后不知怎么的贝吉塔弄明白了事情:亚德拉特星人预见到一颗恒星正在掠过奥尔特星云,引力的扰动会导致大量彗星飞向星系内,亚德拉特星正在靶心上,所以他们想让我帮忙推开那颗恒星。

真是太神奇了,要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我一个字也听不懂。”


“8月1日。

卡卡罗特吃光了最后一箱肉干,宣告我们正式断粮。同时,为了躲避陨石雨的撞击,我们偏离了预定轨道,受到一颗恒星的引力影响,不得不迫降在最近的行星上,周围是一片漆黑的沙漠。

为了节省力气我们仅仅吵了一架,回到亚德拉特星显然是唯一的选择,但卡卡罗特一意孤行要继续前进,他以为穷途末路时可以瞬移,但宇宙的不毛之地连最微弱的气也感知不到。

我们决定等日出后搜寻四周,但夜空和星辰一直在那里,很可能是极夜。

最后我们失去了耐心,饥饿让卡卡罗特做了妥协,我们决定打道回府。

飞船远离这颗黑色星球后,我注意到它已经被潮汐锁定,一面永远向着耀眼的恒星,而我们降落在永远黑暗的那一面。”


“8月20日。

折返花费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久到我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离开地球的了。

这一次没有陨石、没有黑洞、没有奇怪的舰队。我们顺利飞过一个又一个恒星,路过一颗行星时有个残骸在飞船上砸出大坑,后来我们发现那是五十年前来自地球的探测器。

我们追击的恒星是个大块头的年迈老人,发出不怎么耀眼的红光,贝吉塔说那是垂死的征兆,但总有一天它会变成超新星,在宇宙深处闪耀。

也许死后变成星星也不错,那样我们一定会是银河系里最明亮的双星。”



 
评论(4)
热度(37)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