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农.
不可知论者.

© 曲终 | Powered by LOFTER

二体切片传送:关于cablepool【CP分析】【翻译】

最近又开始翻CDP的老漫画,加上去年split seconds系列的推波助澜,促使我想给这个西皮写点什么,但终究碍于对俩人历史了解太少,凭空憋不出啥脑洞大开的故事,只好在网上看看别人的总结,倒是找到一篇写得非常有趣在理的分析,原文来自 Bodyslide by Two: The Cable/Deadpool manifesto 

作者:ship-manifesto

(翻译渣,有些不太感兴趣的部分跳过)


二体切片传送:对Cable/Deadpool的分析

——或者叫“我们不用舌吻什么的吧?”


死侍:和我联手!这里是漫威宇宙, 好玩又古怪!


从上世纪90年代起,锁链和死侍一直活跃于诸多编剧笔下的各种漫画故事中。关于这俩人的官方剧情几乎遍地皆是,但如果你没有看过他们的全部故事则很难理解这对欢喜冤家。


首先,他们是谁呢?


大兵与耶稣的合体:Cable(内森·萨默斯)

X战警镭射眼与——一个死去后又穿越好几次回来的变种人的克隆体——的儿子,从小被有机金属病毒感染,镭射眼为了救他将他送到未来医治,导致他被迫生活在一个末日般的世界,在那里每一天Cable都为生存而战。


他的全名是内森·克里斯多夫·查尔斯(为了纪念教授,那个宛如镭射眼父亲一般的男人)·戴斯布灵·阿斯卡尼森...不过为了方便,大多数时候我们叫他Cable(源自镭射眼:你会是一条连接过去与未来的锁链),或者Nate,或者Priscilla(韦德喜欢这么叫他,Cable讨厌这个)。关于Cable的背景故事我有一个长版和一个简版的。长版的令人费解让我头疼,好在大多数都和我们今天的主题无关,所以我准备悄悄地忽略长版并希望它可以消失。我们来说说简版:Cable是个来自未来的战士,这个未来世界由天启主宰。Cable是个具有强大心灵感应和念力的变种人,但由于他的身体被感染有机金属病毒,他的能力受此制约,他大部分的念力都被用来控制有机金属,防止身体被蚕食。


感染的后果是,他的左臂全部金属化,看上去像机械手,但其实是有机金属(活的)。因为他是从那个可怕未来穿越回来的,他总是表现得好像知晓你所不知道的事情...因为他确实知道嘛。并且他想用自己对于未来的了解来把世界变得更好。“弥赛亚情结”就是用来形容Cable这种人的:作为唯一知道未来样子的人,他必须确保那样的未来不会发生。


Cable的主要性格特征是决心、忍隐,和不可动摇的自信。他非常富于同情心,但总是和人保持距离、甚至拒绝交流;他头脑中的“愿景”总是比任何人的都要宏大,这让他很难去认同别人。他最大的缺陷是对他人的控制欲,因为不管别人作何感想,他总是自以为知道什么才是最好的出路。这点是他和死侍关系里的死穴。


嘴贱的佣兵:Deadpool(韦德·威尔逊)

Deadpool (标题): 我还在用这些黄色的小对话框思考吗?

Deadpool (对话框): 我很好.

Deadpool (标题): 哦哦哦,我想死你啦,小黄对话框!我们在一起多快活呀!


Deadpool的故事和Cable比要直白得多了。他真名韦德·威尔逊(除非你信那条死侍偷了韦德身份的故事线...但那个故事太让人费解了,甚至连作者也不明白自己到底写了啥,所以我们假装从没发生过那档子事)生在一个军人家庭,小时候多次搬家,总爱和老爹对着干,从小就是个混混,经常干违法乱纪的事情。有次他造成了一起酒吧斗殴,把自己老爹卷进去不幸导致老爹被人干掉了,此后他加入美国特种部队,服役了一段时间,后来被部队踢出,转行去做佣兵。后来他获悉自己得了晚期癌症,就自愿去做武器X项目的小白鼠——就是那个给金刚狼骨头上了亚德曼金属涂层的项目。武器X的实验让他获得了超强的自愈因子,这样癌症就杀不死他了,但副作用是让他面目全非,而且疯疯癫癫了。武器X把他送到一个机构,在那里他被科学实验反复折磨。因为韦德的超强自愈力,他是科学家们理想的实验对象,也因此一起关押的小白鼠们赌他进“死池”的概率很高。最终韦德逃了出来,给自己冠名“死侍”(=“死池”),重新回去干他雇佣兵的老本行。


关于韦德你需要知道的第一件事是:他是个神经病。脑子坏了的。疯子。不受正常逻辑支配。他大概是全世界最糟糕的多动症案例,他对现实世界的认识,最好的情况下是扭曲的,而最坏的情况下则完全是超现实的。这点导致他的道德观极其的不稳定(其实在他变疯之前就相当不靠谱了。)有好几次他自己真心想要从善,但他可怜的注意力没法在任何事情上停留太久,导致他在很多情况下都来不及搞明白怎样才是正确的做法,即使他偶尔上心了,他又会因为脑子抽风得出完全错误的结论。当然,也有那么几次,他又不想变好——考虑到他身为坏人和身为英雄的时间对半开——但他同样也做不成好反派,和如前所述相同的原因。他做过的最恶劣、最糟糕的事情,往往并不是有意的,或者自己也搞不清为什么要那样做。


Cable: 你为什么要杀XXX?

Deadpool:因为...因为我就是想杀他。


关于韦德你需要了解的第二件事是他知道自己是个漫画人物。对第四堵墙快乐的嘲讽从很早起就成为他的个人商标。其他角色几乎从未注意到这点,或者即使他们注意到了,也把这当做韦德脑子有毛病的证据,当然他们确实是对的。大概韦德的疯病让他打开了新世界大门,让他得以看到自己所处世界的本质。又或者,正因为知道自己不是真实存在的,才导致他变得疯疯癫癫,这是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


关于韦德你须知的第三件事是,在各种血腥谋杀、狂热吐槽之下,韦德是个深受重伤的人。他是屡次折磨的受害者,这些伤害有的被他像掸灰尘那样轻松拍掉,有的则留下了永久的伤痕。他双手浸满了血,他自己知道,并且经常对此并不在意;但他也有在意的时候,这时候他就会怀疑自己是否值得活下去。



死侍:我们之间有些“别问、别说”的事情...倒不是说有什么不妥。

Cable和Deadpool的配对是个奇怪的决定。除去这两个角色都是Rob Liefeld参与创造的这一点,他们之间几乎没有任何共同之处。把他们并排放在一起介绍都好像是随机生成器运行的结果。


确实,他们初遇时Deadpool被人雇佣去杀死Cable,不是什么吉利的初见。


但是当Fabian Nicieza开始写Cable&Deadpool的故事时,他有些陈俗的套路却比很多人期望的要效果好:俩人被迫在特殊境遇下联手合作,并随着时间推移发展出有趣又令人费解的友谊和更深刻的东西。Deadpool开始相信Cable的行动会让世界变得更好,并且需要Cable为他指导方向、作为他良心的源泉;同时Cable需要Deadpool愚蠢但真实的建议——因为他是唯一那个不会屈服于自己力量和自负的人,那个永远会指出皇帝新衣的人。


他们的关系里有些模棱两可的成分,将其解读为友谊完全合理,前提是,你要能为下面场景找到“非同性恋”的解释才行:


这是韦德最深邃、最阴暗、最隐秘的欲望——给Cable抹防晒霜。


即便只是个看过即仍的笑话框,也提供了足够多的暗示。但这还没完,韦德被揭发了内心的阴暗面气急败坏,为了试图向揭发者证明自己是个百分百的男人、证明幻想只是无稽之谈——在对方面前脱下了裤子——结果露出了黄色的女式短裤,狠狠打了自己的脸。


内战期间Cable为了拉拢Deadpool对其施以精神控制,事后被发现并导致他们关系的破裂(按照Deadpool的说法是一场“离婚”)。


此后两人分道扬镳了一段时间,此间Cable完全没有在漫画中露脸,但当他在一场剧烈爆炸中丧失时(别担心,他会活过来的),他把Deadpool传送到安全的地方,也坦露心迹:


Cable: 你要确信...如果你真的打算牺牲自己...是为某个人牺牲、为某些重要的事情,你这么做,去保护你的人民、你的领袖,去阻止有用之物落入不法之手...你牺牲自己以阻止梦想被腐蚀,但最重要的是...



...为了你生命里最重要的那个人。


*抽泣*


在双人刊的最后一期,Cable甚至没有在这一期里现身,却有让人流下欢欣泪水的一幕:他把Deadpool送回到稍早一点点的时间,刚好能救下Deadpool的性命:



“韦德,我想你可能会用到这个。”


为什么是Cablepool

Cable: 总是这样。为什么两个人口口声声说着不需要对方,又总是做些蠢事为了要黏在一起?

不选择原作向配对的常见理由并不适用于Cablepool(你确定他们不是原作向配对?)他们长相并不俊美——Cable勉强可以算长得不错,但他一部分身体金属化,而且年过四十;Deadpool脱下面罩则无法直视。他们没有任何共同点。他们经常处在不同阵营,但又缺乏对手间的紧张气氛、或者充满激情的敌视(憎恨总能发展成相爱相杀不是吗?)更别提他们都有各自的女性伴侣,虽然关系都持续得不太长久。总之这乍一看像是无厘头的配对。


直到你看到他们站在一起。然后你才意识到他们喜欢彼此、尊重彼此、需要彼此。Deadpool总是缺根筋、玩世不恭、满嘴跑火车,却恰好防止Cable变成自己救世主理念的奴隶;Cable的崇高想法能让Deadpool安静地坐下、让他的注意力停留得更久些,久到能去做点有益的事情来。他们让彼此变得更好了。

我必须承认自己看他们双人刊的初衷是因为看到了一些很猎奇很基情的东西,所以我就去看了,然后发现除了真的很猎奇很基情外,Cable和Deadpool总是能碰撞出很多笑料、出人意料的剧情、以及时不时有些琼瑶的感情戏,只能说Fabian Nicieza处理得太高明了。

事实是,基情的调调从来就没有消散过,甚至在读者来信里人们也屡屡提到他们俩。因为他们改变了,一条感情线始终穿梭在主线剧情的画框之间。在早些的几期里,有些基情戏是为了剧情服务的,作为笑料与紧张的剧情发展互补。然后,随着内特和韦德越走越近,韦德开始在不经意间透露也许自己没有过去想的那么直。甚至他们的关系在内战间破裂、在韦德对内特的控制欲感到极不耐烦的时候,他们也无法否认彼此的重要性。也只有承认他们的关系不仅仅停留在朋友的层面上,这一系列的情节发展才显得更合乎情理。

总结起来,为什么是Cablepool?因为他们互相了解(精神和肉体层面都是),因为他们不想再去理睬对方,却做不到这点。当你们的组合看起来有多么不合理而你们却在一起了,要把你们分开就更难办了。就是这么简单。


 脚注:为什么是“二体切片传送”?

好吧...最早的时候,Cable有个空间站叫Graymalkin (对空间站来说是个奇怪的名字)Graymalkin来自于Cable未来时空的科技,包括一个瞬间移动装置。当时只有Cable有权限使用这个装置,他只要说“一体切片传送”就能启动瞬间移动,如果他要带人一起传送的话,他就说“二体切片传送”。Cable用Graymalkin的一部分来建造普罗维丹斯(圣殿岛),那是双人刊刚开始的情况。后来发生了*你懂的*合体事件,Cable和Deadpool的DNA混合在了一起,所以只要Cable试图用“一体切片传送”独自瞬间移动,会导致他和Deadpool融成一个身体再被传送。(如果你看到这里想,我勒个去好基呀,那就对了)所以当时能让他不带着Deadpool一起瞬移的方法是“二体切片传送”,至少对一个来自未来、用惯了瞬移装置的人来说是怪怪的。顺带说一声,Deadpool也能用,所以这装置权限只对这俩人开放。

(听上去有点污污的,但事实就是如此)



【Fin】


 
评论(13)
热度(145)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