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农.
不可知论者.

© 曲终 | Powered by LOFTER

Cherry-picking 摘樱桃 (cablepool)【坑刚挖了一铲】

开了个贱贱和阿内在时间线上乱跳乱穿的脑洞,一时手痒列了个草稿开了个头就一直没写下去,文字先摊在这里,以后有大把时间再说吧~


参考和发散:

如果没有时间之矢:https://book.douban.com/review/6136771/

反对时间逆流:http://stuweb.zjhzyg.net/2010/06/100606/_private/3fandui1.htm


平行宇宙只是概率。

如果硬要让时间旅行可行,那么你唯一的选择就是这个理论了——当你每次通过时间旅行到达过去,并且改变了一些东西,你都创造了一个新的宇宙。

多重宇宙是可能存在的,而修改历史可能会让现行宇宙产生分支。这可能听起来古怪,或者很科幻,但是在量子力学中,我们必须认真对待它。多重宇宙理论中一个主要的解释就是“多重世界”,每一个量子事件都可能导致宇宙产生分支。包括这个事件:一个人不能回到过去然后改变他自己所在的那个宇宙。

哥德尔发现时间长河中还可能存在漩涡,这就是所谓的“闭合类时曲线”

如果宇宙真是旋转的,那么你乘一艘火箭环绕宇宙航行时,会在出发前就返回。

我更倾向于“多世界”解释。(编辑注:量子物理用概率波函数描述一个粒子,因此它的位置在波函数坍缩前是不确定的,直到波函数坍缩后粒子才有了确切的位置,虽然这是随机决定的。)

多世界理论认为波函数也许从来都不会坍缩,也许它每次遇到障碍物都会分叉。因此随着波函数不断地分叉,时间线也在不断地分叉。我们只是恰好在波函数的这一支罢了,却误以为我们是唯一的一支。在其他的分支,那里的人也会觉得自己是唯一的一支。而实际上,没有任何人的波函数坍缩了。

科学地讲,蚂蚁和我们之间的距离就像我们和可以操控普朗克能量的文明之间的距离一样(普朗克能量是探测非常小的距离以及操控时间机器所需要的能量,远大于我们目前可操控的能量)。



既然时间旅行是被允许的,而平行宇宙是存在的,那意味着时时刻刻都有从平行宇宙穿越过来的人搞乱你自己的时间线、产生新分支。

在第一个未来人到达你所在时间线的时候,上一时刻的你就和下一时刻的你分处两个平行宇宙了。

大多数时间这些平行宇宙互不相干,以各自的概率同时存在着,以自己的频率震动着。

对大多数人而言,其他平行宇宙发生的事情也和自己无关。

然而有人不满足于可能性,多维时空的领主们正在一场棋局中,多维宇宙正是他们所有可能的棋路,分支嘛,你懂的。

赢的人可以得到什么?存在于棋局中的渺小生物是无法理解的。

他们中有人企图作弊。

作弊的方法是抹杀对自己不利的可能性,即是消除某些平行宇宙的可能性,来确保其所要的确定性。

消除可能性有两种方式:时间退行和多维宇宙合并。

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时空穿越者要从多维宇宙间寻找彼此只能依靠特有的标签,至少这个标签要足够独特到排除平行宇宙间的其他类似个体才行。

Wade不清楚目前为止因为自己的时间旅行开辟出多少平行时间线、有多少个自己在其间活蹦乱跳,即使每个自己都出漫画本,全部翻完也要花太多时间,管他的,Cable就更不用说了。


假定上帝决定不管宇宙从何状态开始,它都必须结束于一个高度有序的状态,则在早期这宇宙有可能处于无序的状态。这意味着无序度将随时间而减小。你将会看到破碎的杯子集合起来并跳回到桌子上。然而,任何观察杯子的人都生活在无序度随时间减小的宇宙中,我将论断这样的人会有一个倒溯的心理学时间箭头。这就是说,他们会记住将来的事件,而不是过去的事件。当杯子被打碎时,他们会记住它在桌子上的情形;但是当它是在桌子上时,他们不会记住它在地面上的情景。

当杯子回到桌子上时,普通人无法察觉到时间退行。

自由意志和因果律: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0773047 自由意志定理的意义在哪里呢,实际上,它说明了人类的意志和物质世界的一致性,即意志和物质要么都是决定的,要么都是自由的。这个跟因果律又有什么关系呢,如果人有自由意志,那么那些基本的粒子都有像自由意志一样的行为表现,它们某一刻的状态是自由的,不是以前的状态所能决定的,这样的话还存在什么因果律呢。

=============

至高者正在清理宇宙分支,创建平行宇宙消耗能量,因此要定期删减分支。

由于平行宇宙是时空穿越者造成的,清理分支很重要的一点是减少时空穿越者,从源头上杀死他们。

清理方法是随机take snapshot,如果某个人的数量远多于这个snapshot里平行宇宙的数量,说明是经常的时空穿越者,需要清除。

清除的方法是随机选择该时空穿越者出现的时点,向时间线逆向追踪,找到分支节点后杀死该时空穿越者,杀死的同时该平行宇宙因概率减小而最终消失,在分支节点继续向上寻找,递归杀死该时空穿越者直到其出生为止。如此可以清理掉所有该时空穿越者出现的宇宙。

抹杀掉一个人的存在一定会同时抹杀掉许多受波及的无辜人,但至高者就是通过这个办法来保持宇宙能量的统一,防止出现宇宙塌缩。

============

*Did you ever think that to the nuts inside, the peanut is like their whole universe?  I mean they could fall in love and never be together because the shell separates them.  So close, but their cruel prison --the shell-- keeps them apart.  

It's so sad!  How they must hate their cruel master, The Shell, uncaring despoiler of legume romance! And then one day, 

They're free!  And it's like, "let's dance, you hot salty nut!"

*i think i am going deaf no wait there was a knife in my ears how come no one told me now i just feel silly

*To be forgotten is worse than death.

*So what do you tell these people? I'm sorry that you have to die today but things will be better in the future?


*你问我最爱的人是谁?看看第一个字!


*Believe in me and you will find peace.


*DP:我感觉不太舒服。C:多喝点热水。

*“我们每日在此三维空间所经历的种种,很可能只是来源于宇宙尽头的某台巨大投影仪。投影仪背后有怎样的播放者?又是谁在观摩这块宇宙尺度的大屏幕上,我们上演的好戏?”

*“过去的并没有过去,未来的也并非不存在”

*黑人民圣殿教:琼斯镇集体自杀事件

=============

大纲:





=======

Cherry-Picking 摘樱桃(cablepool)

虽然喜欢这个西皮很久了,但漫画看得不多,对两人背景了解很少,因为最近看了去年split second系列,头脑一热就开了坑,OOC处还请指正。

关于标题:Cherry-Picking,来自于Git术语,意指从另一条代码分支上攫取提交应用到当前分支上。当然,不用在意这个,因为整个故事都是作者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过去的并没有过去,未来的也并非不存在

——无名的时空穿越者


特米斯科市,墨西哥城。

破败的街道在午后烈日直射下一览无余,两旁的铁皮工厂和矮房空旷冷清,棕榈叶和红墙上的爬山虎是废墟间唯一的点缀。转角,一条小巷尽头,遗传学家、生物工程学博士、美军生化武器实验室负责人克莱因博士——确切地说,是克莱因博士的克隆体——仰面倒在地上、瞳孔发散,子弹在他心脏上钻了个洞,白大褂上绽开了大片猩红的花。


“见鬼了!这不科学!”韦德打开弹夹,心存侥幸,可是事实摆在那里——少了一发子弹。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他趴在地上搜寻片刻,找到了0.5AE子弹的弹壳。

任务失败。韦德以头抢地,恨不得剁了自己的食指。


克莱因博士不想让上头的人知道自己借用实验室干私活造出了年轻版的自己,更不想让自己的心血付诸东流,因此花钱雇人活捉出逃的克隆体,但假如他对这位佣兵的行事作风稍有耳闻的话就该考虑其他人选。

在旁白交还给死侍的一面之词之前,我们不妨看看一分钟前的情境:


“我宁可死也不要回那里!”被逼退到巷子尽头的一堵墙前,穿白大褂的年轻人怒吼道,拿枪抵着自己脑门,以死相胁。


“放轻松点,我们不是在规划你未来的职业生涯,如果你爸爸想让你做个外科医生而你想当个科学家,没问题,我们可以坐下来谈谈。”韦德稳住枪,虚张声势。“你想当科学家的,对不对?”


“他不是我父亲!”走投无路的年轻人颤抖着手,眼中充满怒火,“他只想控制我、把我变成另一个他,好继续为他们卖命!天知道在我之前他失败了多少次?或者给多少克隆体洗过脑?或者他自己就是个克隆体?拜他所赐,我获得了那些记忆,真实的、伪造的,都不重要……”


在年轻人发表激情演说的时候,韦德觉得自己大概走神了有那么半秒钟,可能因为正午的骄阳让他有些昏昏欲睡。

“我不该把那种超辣的tostada当早饭吃的。”一个声音在脑中嗡嗡作响,“上完洗手间,感觉菊花和喉咙一样火辣辣烧得疼。”

管他的,又香、又脆,死侍爱吃。

“记得幸运饼给的忠告?‘别太放纵自己,否则会漏财。’“

”别听幸运饼的,作为犒劳,任务做完务必去墨西哥城过一个逍遥周末,你应得的。”另一个声音提醒他。

好主意,打扮成南瓜杰克参加亡灵节的游行,或者僵尸新娘,总之一定要有骷髅面具和马里亚契乐队,光是想想都棒呆了。


这些声音多数时候是无害的,它们让韦德不那么寂寞,让任务不那么无聊,还可以给他作证:以老威尔逊的在天之灵和小韦德的福祉发誓,年轻人中弹前,他的食指老老实实放在扳机上,没有发生撞针撞击子弹、没有火药爆炸、没有枪口焰、更没有令人兴奋的后坐力,没有!TMD那发子弹没有经历任何一个过程,就飞出弹夹、穿过年轻人的胸膛、在他背后开了个大窟窿!这就跟处女玛利亚生下耶稣宝宝一样不可思议。


排除一切不可能的,剩下的即使再不可能,那也是真相。


不管韦德愿不愿意承认,真相就是……他的脑子变本加厉地抽风了。按照这个抽风程度,他应该很快会看见自己骑着飞翔的彩虹小马跃过太阳金字塔。



 
评论(6)
热度(19)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