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农.
不可知论者.

© 曲终 | Powered by LOFTER

The Last Door一周目完结后记

The Last Door一周目完结有一阵了,却久久无法从这个悲伤的故事中走出来。虽然形式上和Lovecraft的小说套路类似,都是调查员窥见了异世界一角,从此理性被颠覆,陷入万劫不复的疯狂甚至悲剧性地死亡,但TLD系列更强化了故事的悬疑感和戏剧性,使得玩家在情感上产生更强烈的共鸣。回想自己上一次陷入这类莫名的悲伤,还是看到老钢炼那个惨烈的结局,这类完美结合神秘主义+人类上下探索精神+世界表象和实质二元对立思维的作品总能很好地激发出我的中二病。


大胆追寻真理的人难道不应值得更好的结局吗?如果安东尼没有拿到父亲的笔记本,如果大卫当年没有加入小团体,如果穿越帷幕时雨果没有看向自己的真相,如果维克菲尔德没有一意孤行追逐大卫的去向...这群人里,除了对亚历山大有所保留,其他人的悲剧摊开看,无不触目惊心。


听完两季Soundtrack,更是无以复加地悲从中来,去查了查Carlos Viola的资料,发现竟然是个以写音乐为乐趣的程序猿,惊为天人。

Crows over the city层层推进的紧迫感,不详的帷幕徐徐拉开。

两个版本的The Four Witnesses十分别致,将往昔碎片拼凑,谜团却越来越大,钢琴版忧郁而阴沉,合奏版华丽而惊悚,让人不寒而栗。

Winter of the past怀旧而忧伤,听着听着眼泪就要掉下来。

The Waltz of H-A,在他的名字从名单上被划掉、在“他”不再是他后,却还用仅存的人性去回忆艺术的美好,那首华尔兹,是唯一的慰藉。

Requiem是宽恕和悲恸,为早逝的灵魂唱出哀歌。

The Red Curtain落下帷幕,移开舞台,你可有勇气认识自我?继续追逐令人颤抖的真相?

Videte Ne Quis Sciat发出最后的呓语,乃是分隔世界表象和宇宙实质的最后一扇门。


最后一幕定格在当年四人谈心论道的地方,涛声依旧,斯人已去,想必许多玩家也和我一样,看到这里长叹一声,竟无语凝噎。





经不住这番后坐力强劲的悲伤感,只能自己动手,脑补+恶搞,聊以排遣。


关于大卫的小卷毛:大概是中二期长出来的。四个少年每次小团体搞活动就要用“确保无人知晓”这种暗语来接头,又yy出不少互动场景。

“你会支持我吗安东尼?”

“那当然,科学和哲学总是如影相随。”

“瞧呀雨果,安东尼已经爱上他啦!”

“我早就提醒过你亚历山大,不要草率吸纳会员。”

(大卫貌似是四个人里最矮的?总是穿得比较单薄,给人好小一只的感觉。最早明明只有安东尼对他是一见钟情的,为什么到后来亚历山大和维克菲尔德都变成了痴汉粉?亚历山大说什么要一起跨越门槛,最后怎么自己不进去,莫非是怂了?)





同框即可CP:

1.烤麸曼:“老师,我带爱人来见您了!” 

2.大卫:“多年不见安东尼的头发都跑到雨果头上了” (额发!只剩一个像素了!)

3.雨果:“别杵在那儿亚历山大,把衣服脱了我才好开始画” 

4.亚历山大:“安东尼死了,大卫终于是我的了嚯嚯嚯” 

5.维克菲尔德:“大卫,你只要远离那几个深井冰毛病就会好了”







8比特像素小人明明连表情都没有,我却能感受到这些强烈的情感互动,看来真是要去吃药了啊~

mood swing太大,先去镇定个一段时间,二周目再见了~

 
评论
热度(2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