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农.
不可知论者.

© 曲终 | Powered by LOFTER

2016.6@冰岛

完成于2017年5月1日。

【拖了快一年的冰岛游记终于填坑啦!】

"一方面是巨伟粗朴的冰川、惨淡的阳光、北极光的耀亮、常是在发怒似的粗恶的海,雪堆似的巨浪打击着高耸的崖石和冰山;而另一方面呢,是那个短促的夏季的蓝天和碧海、长在的光明,和几乎可说是奇迹的、植物的荣茂。"

——茅盾 《北欧神话ABC》


2016年6月27日早晨,我从无数个梦境中醒来。睁眼,卧室窗外的景致被未合拢的帘布切割成一道长条——冷白的底色上蔓延着一些黑色阴影。于是我想起来了...那些熔岩地、冰川沟壑、咆哮海浪...等清醒一点戴上眼镜再看,那些黑白图案渐渐聚焦成阴霾天空下的树枝剪影,对现实逐渐清晰的认知盖过了记忆里的图景,随梦境一起淡去。

不太记得是哪个契机触发了去冰岛旅行的念头,可能是某些电影场景、或是一度让我魂牵梦绕的神话传说、也可能只是几句零散的诗句——

"自然的规律安在?

在半夜时升起了晨曦,

这不是太阳设置的宝座,

也不是冰封的海洋,

而是闪动的火焰。

 .... "

——罗蒙诺索夫《极光》

这次夏日的极昼之旅注定我们无法观摩到夜空里的晨曦。午夜的天空,在晴朗日子里充满了朦胧柔和的光线;在狂风暴雨的天气里,阴云挡住了地平线上仅存的阳光,忧郁又可怖,如此持续几个时辰,黎明仿佛不再降临。



↑环岛路线图,从Keflavik机场出发,逆时针


↑和区域地图对比,Westfjords和中部Highlands留给下次


·KeflavikAirport->Geysir,Gullfoss->Seljalandsfoss->Skógafoss->路过Dyrholaey->Vik 间歇泉和瀑布

从机场往东,出现在开阔视野里的、覆盖苔藓的大片熔岩提醒你:这是冰岛,看看这些毛茸茸、呈湿润黄绿色的苔藓,再回想一下上次你看见它们的地方,原来教科书上“极地苔原”地貌是真实存在的啊!

沿途地貌在不经意间变化着,填装成巨大棉花糖状的干草包整齐排列在草场上,大人们会骗小孩子那是进贡给食人妖(Troll)的点心;羊群随处可见,怡然自得嚼着草,圆润而灵活,出现在你能想象和不能想象的任何地方,偶尔慢吞吞穿过1号公路,像是有意让旅人拍照。

著名的间歇泉The GreatGeysir已沉寂百年,如今更受欢迎的是Strokkur,只需等待不消5分钟,一股热浪席卷泉水直冲十来米高空,又瞬间回落,等水汽散开,那咕咕作响的泉眼,又在为下一次喷射蓄势待发。

离间歇泉不远的地方,奔流着闪耀的Gullfoss(黄金瀑布)。一度差点在其上建起大坝、变成水利工程的一部分,多亏地主的女儿奔走抗议,最后保全了瀑布。Gullfoss和Geysir一样同属“黄金圈”内,受到明星般的瞩目,洪流倾泻而下,水滴在阳光下金光闪闪,双虹隐约其间。作为我们此行的第一眼瀑布,只是刹那的远观也足够为其魅力所倾倒、在内心发出无数惊叹。

驱车南下,在Kerið火山口稍作停留,6500年前的巨大能量挖凿出坑口,如今,在红色赭土间,平静碧潭明镜般映出天空。

继续往南,天色渐变,绕行Seljalandsfoss背后,走悬崖底部的小径,从水帘洞里往外看,犹如获得山崖视野;拾阶Skógafoss顶上,鸟瞰瀑布一路奔流直下,拍打黑砂石,传说其背后埋藏着黄金……

等我们赶到218公路尽头的悬崖上、想要一睹黑沙滩Dyrholaey芳容之际,暴风雨来了,那个碧海蓝天如梦如幻的黑沙滩呈现出极度荒凉的一面,却拥有一种原始、令人心生敬畏的美。没人肯错过这片南岸最知名的海岩高地,和自然形成的巨大石拱,但在浓厚的雨雾中,海岸消融在灰暗的天际线尽头,隐藏起标志性的石拱,空留下一个黑白世界——一座巨石孤独而立在黑沙滩上,像个被遗弃的巨人,沉默地坐在那里,望向远方,听凭那些来自北大西洋的汹涌海浪冲刷打磨。雨下得很大,世界却宁静下来,这一刻,只有时间和自然在向我们这些渺小的生灵耀武扬威。

我们湿漉漉地折返回到Vik,吃过晚饭后下榻民宿。过了子时,天空虽是亮的,却阴沉得密不透风,我于是又惦念起南岸此刻被暴风雨更猛烈抽打着的黑沙滩,简单而纯粹,却拥有某种不可知的吸引力,让我想去再多看一眼。


·Vik->Reynisfjara->Glacier Walk->Skaftafell NationalPark->Jökulsárlón GlacierLagoon->Hof 冰川和冰湖

时间的足迹难以捕捉,在静静流淌的间隙里碾平高山鸿沟,并再度树立起冰川、挖掘岩洞。

二度拜访黑沙滩,不同的是这次走了215公路去Reynisfjara。暴雨依然没有停歇的意思,洗刷着原始的海滩,玄武岩柱层叠成奇异的管风琴状,镶嵌在岩壁上,乌黑透亮、棱角分明。往海面望过去,两座形状怪异的岩石如孤岛般突兀伫立,在雨雾里显得格外神秘。

回到1号公路,自南岸向东,不久我们摆脱了阵雨,视野逐渐开阔,远古时期行走至此的冰川裹挟的砂石,随时间流逝沉积、形成广大的砂砾平原,将冰川高高托起。我们抵达SkaftafellNationalPark,远眺赫赫有名的瓦特那冰原,穿上冰爪、提着冰镐,踏上Svinafellsjokull的一刻,犹如身临《星际穿越》里冰脊和裂缝蜿蜒的异星大地,脚下的冰舌千沟万壑,纵横交错,悄无声息地爬行、挤压、融化……

离开Svinafellsjokull,简单地在SkaftafellNational Park走马观花,游客簇拥的地方,玄武岩柱垒成一排排规则几何体,Svatifoss(黑瀑布)自其间奔流而下。


趁着天还亮往东前去观摩Jökulsárlón冰湖,赶上最后一班水陆两用船,驶向漂在湖面上一组组梦幻的冰川,它们从瓦特那冰原的分支上碎裂、落入湖中、最终漂往北大西洋。船员打捞起号称有千年岁数的古老浮冰交给游客,冰块晶莹剔透没有气泡,在乐不可支的大人小孩间传递、被品尝拍照。船又缓缓开动了,湖面上满目通透的水蓝冰山当中,因为掺杂了火山灰的关系,有些拥有黑色的条纹,有的干脆整个黑乎乎的。下了船,天色已暗,我们沿海岸又走了一会儿,发现和那些冰山离得并不比在船上时更远,看久了,上面的条纹和凹凸像是有了表情,咧开嘴,滑稽地露出一个笑。


·Hof->Höfn->Djúpivogur->Egilsstaðir<->Litlanesfoss海岸线和暴风雨


看那狂风是如何

撕裂天空的灰色

在疲劳的斗争中

云朵的碎片四散

——米勒 《狂风之晨》


我们调整了行程,以应对冰岛喜怒无常的天气,从西南角到Egilsstaðir的一整天路上都是暴风雨,虽然1号公路车不多,但风的推力十足,司机们都绷紧神经、不敢大意。沿途的山峦低谷被笼罩在水汽和云雾间,只露出些轮廓,主体都隐藏到熔岩地的深处去了。四散的羊群应该是见惯了这样的鬼天气,安静地拥作一堆一堆,或藏身于沟壑间、或躲在崖石下,淡定地趴着吃草。


途中路过东南角以龙虾著称的港口小镇Höfn(冰岛语就是港口的意思),慕名前去HumarhöfninVeitingahús饱餐一顿。东边的环岛路程曲折而耗时,因此许多游客把Höfn作为一处歇脚地。

Höfn到Djúpivogur的这段环岛个人觉得很有意思,首先要穿过一条短隧道,接下来就会经过多峡湾的东部海岸:近在咫尺的断崖蜿蜒曲折,车窗外,狂风咆哮,滂沱大雨造着势冲刷路面。更往外看,迷雾模糊了水天界线,丝毫看不见海的尽头,在这无限的表面上细节被抹去了,留下的只有宏大——蕴含巨能的波涛涌动着前赴后继,堆砌出的层叠白沫被劲风撕成长条,势不可挡地向海岸冲刺,直到水花撞上礁石,四散飞溅——不论是高山大海,还是沙漠峡谷,人每次目睹这样的宏大后,内心想要不颤抖也是很困难的。

Djúpivogur到Egilsstaðir的这一段主要是unpaved的山路,路烂,好在有沿途的峡湾可供观赏。抵达位于Egilsstaðir的民宿屋,天也放晴了,稍作休息,就开车去不远的Jökuldalur山谷登高望远,山谷的一边俯瞰下去是宽阔的Lagarfljót河,据称有水怪栖息在河谷,大概算是冰岛版的尼斯湖传说。山谷另一边有两座瀑布,沿一条小径拾阶而上,穿过几道为圈羊设置的围栏门后,就能听到Litlanesfoss瀑布的隆隆声响,循着水声再走一段路,当右边出现悬崖的时候,便能远观到被玄武岩层包围的瀑布。随意地在山间探索,又能发现许多乐趣,经常能见到一只成年山羊带着两只或黑或白的小羊,怡然自得地漫步、啃草。跟随这些羊的踪迹、深入到山谷里,学它们在河床间跳跃,就能从山谷的这边通往另一边。我们就这样在山谷的最深处找到了高大的Hengifoss瀑布,红色岩层夹在黑色玄武岩间,形成了醒目的条纹镶边,错落有致,别具一格。回程的路上,如果高兴,可以沿山谷另一端折返,既能换个角度审视飞流直下的Litlanesfoss瀑布,也能驻足凝望这片洪荒之力开凿出的山谷。


·Egilsstaðir->BorgarfjörðurEystri->Egilsstaðir->Dettifoss->Mývatn 爆胎也要看Puffin

此次环岛之旅的后半程天气放晴,前往Borgarfjörður峡湾观鸟的路上大家心情也跟着轻松许多,一路上车开得甚是欢快,曲折的盘山路也不在话下,却不想在接近Borgarfjörður时遭遇碎石路暗算,右后轮被卷入的石子捅了个洞,顿时泄了气。头一回用千斤顶,大家手忙脚乱,倒也团队协作换上了备胎。最近的修车厂只有大城镇Egilsstaðir有,只能等观鸟完后将就着备胎慢悠悠开回去。


冰岛有好几处海崖适合观赏Puffin(海鹦鹉),Borgarfjörður是其中之一。Puffin作为冰岛的国鸟,不善飞行,却是潜水好手,长相呆萌,怕羞,在贼鸥面前总是小心谨慎,见到游客上前马上一溜烟钻进巢穴。飞起来更为滑稽,因为翅窄短小,不得不从海崖上蹦下去获得加速,若是从水上助跑,则更加费劲。起飞后振翅频率极高,靠速度弥补飞行力,看得人忍俊不禁。



爆了胎但饱了眼福,这一程往返也算值了。回Egilsstaðir找到修车厂,有意思的是,外边停靠的另一辆相同的Golf也坏了右后轮,大概是因为周边景点都需要走unpaved盘山路,而路沿一侧碎石多的关系。


为了追回上午往返耗费的时间,午餐大家随意地吞下几块匹萨,就继续往北赶路。


按照各种旅游手册的建议,沿1号公路环岛旅行,要多偏离主干,去走走旁支小径,才能发现更多惊喜,因为美景多在深山里嘛。在靠近目的地Mývatn(都叫米湖,冰岛语里的意思是飞虫,此地飞虫密集,确实名不虚传)的途中,离开1号公路沿864公路向北,开上一段粗糙的石子路后,四周的青葱原野逐渐化为一派废土,灰色砂石覆盖的地表上,只有贫瘠的山丘与之为伴。谁能想到荒芜的表象下却有暗流涌动?冰原融化成的零星湖泊毫不起眼,涓涓细流自地表缝隙流向砾石河床,汇聚成超乎想象的力量——势不可挡的Dettifoss以惊人的水量在峡谷间奔流,难怪《普罗米修斯》要把这里作为生命的发源地。行至瀑布前,被一种无名之力所支配,人自然而然停下脚步,凝神远观,在内心咋舌:倾泻的洪流几乎就要把思绪一同卷入,抽离静止的肉体,投进这股奔腾大军之中,瞬息便也融为漫长的一部分,得以从其记忆里揣测世界诞生之时的模样——

最初,还没有地,没有海,没有空气,一切都是包孕在黑暗之中的时候,有名为“万物之主宰”(Orlog)的力存在着。它是不可见的、不知从何而来,然而却存在着。


·Mývatn->Grjótagjá->Krafla->Namaskard->Húsavík->Dimmuborgir->Hverfjall->Mývatn火山坑和地热

我脑中烈火熊熊,我局部登上高空,

我叹息吹出灰烬,我流淌结出岩石,

我在暗夜中发光,你们从今要当心。

——无名


正如之前所说,米湖在冰岛语里的意思是小飞虫,只要有人在湖附近散步,便缠着不放,甚是恼人。米湖源于2000多年前火山爆发,滚烫的玄武熔岩融化了原本在此的冰川,才形成了米湖。我们下榻在湖边的DimmuborgirGuesthouse(Dimmuborgir为黑色熔岩城堡之意,是不是很酷?),开窗远眺便是火山坑Hverfjall,住在米湖的两晚给我们充裕的时间去探索周围的熔岩地和火山地形。


↑我们在米湖旁的Dimmuborgir住了两晚

离住处不远的Grjótagjá是一个私人地洞温泉,也是《冰火》中“什么都不懂的”雪诺被耶哥蕊特开苞的取景地,借着透过石缝的微光能一窥其隐秘之美。

回到1号公路上行驶一段路程后,我们往北去寻觅活火山Krafla区域,和第一天的Kerið火山口有几分相似——远观是个巨大的土黄色坑口,唯有爬到边缘向下望去才会发现一汪醉心的潭水——Viti火山口湖,不远处,Krafla四散的地热发电厂冒着蒸汽,攫取着活火山区地下的惊人能量。返回1号公路开出不远,就能闻到空气里的一股臭鸡蛋味,那意味着Namaskard泥浆地热区也就不远了。遍地可见冒着热气的洞口、以及在赭色土地上翻滚冒泡的黑色热浆,Namaskard如同一口泥泞的大锅不停歇地搅和着古老配方。

一路开到最北边的观鲸胜地Húsavík,在海边餐厅吃了中饭,这天并没有安排whaletour,所以只是在附近的纪念品小店晃悠了一圈,顺带寄掉了明信片。

因为当天的主题还是火山坑,下午我们原路折返,Skútustaðir区域星罗棋布了许多小型的伪火山坑,在绿色平地上形成了一个个突起。不远处就是一座大火山口——Hverfjall。Hverfjall形成于2700多年前,是典型的TephraRing(火山灰环)火山口,据小伙伴说是一个地理奇观。整个火山坑表面覆盖了碎石,我们走的是西北面的一条道登顶,虽然不长但感觉坡度逐渐变陡,一鼓作气爬上去便觉得十分喘了。Hverfjall周围的广阔风貌和火山坑本身一样令人大开眼界,往北看是蕴含硫磺的土色平原Hverir、地热发电厂袅袅的热气,往东和往南则是郁郁葱葱的熔岩地,西面是倒映着蔚蓝天空的米湖,漫步火山口半圈即跨过了一公里多的直径,回头看,耀眼的日光下,又是一道彩虹腾跃在平原之上、延伸向目力不及的远方。

从Hverfjall上下来,脚力已尽,在Dimmuborgir的熔岩迷宫里走马观花地看了一圈奇形怪状的黑熔岩,也没来得及细看关于Troll啊地精啊之类的传说就早早地打道回府了,后来翻景点书提到熔岩城堡在传说里是连接了地上和地狱的所在地,想来大概对应了九界里的Hel吧。晚上在开放式农场Vogafjós吃了有名的Arcticchar和烟熏羊肉。到午夜12点,天空色若黄昏,令人全然没有睡意。


·Mývatn->Goðafoss->Akureyri->Hvítserkur->Hvammstangi寻找海豹


颤抖啊,人类,在没有温暖的落日下,

观察远处,那些怡然自得的海豹。

肥胖啊,海豹,惬意地舒展在滩涂上,

翘起尾巴,皮肤光滑,脂肪在下面欢快抖动。

——我


告别米湖,一路向西。从米湖前往Akureyri的途中刚好可以经过Goðafoss,“诸神瀑布”在规模和气势上虽不如我们之前所见的瀑布,却也足够壮丽,多处水流和瀑布下落、汇合于碧滩中,彩虹在水光间若隐若现。据说当年立法者把基督教定为国教后,途经此瀑布时丢弃了随身携带的北欧诸神刻像,以示对旧神的舍弃对新信仰的皈依。时至今日,北欧神话再次出现在影视动画游戏中,以全新的姿态卷土重来,受到的欢迎想必是当时人们无法想象的吧。

追寻湖光山色、沿着1号公路开到Eyjafjörður峡湾的尽头,就能看到Akureyri这座背靠雪山、美轮美奂的小城,说小也不小,城市人口不到2万,却充满活力,把Akureyri打造成冰岛的第二大城市。在市中心走一条上坡路,经过各种五彩的小矮房,一些是咖啡厅、书店,另一些门口展览着民间艺术家们的杰作,洋溢着一股先锋派文艺范儿。再拾阶而上,就能看到Akureyri的地标、摩登的Akureyrarkirkja双塔教堂,教堂天花板上悬吊一艘渔船,象征了北欧保佑亲人出海平安的古老传统。我们在城里兜转了几圈,在世界上最北的植物园Lystigarðurinn闲逛片刻,观赏各色高纬度植物;又去吃了有名的Brynja冰淇淋,topping一层层叠上去,味道是没有多深刻,造型确实是够梦幻够可爱的了。

午餐吃了点寿司后,我们就继续往西赶路了,一口气开到了Vatnsnes半岛的东海岸,即是犀牛石Hvítserkur的所在地。退潮提供了一睹饮水犀牛真容的良机,我们战战兢兢爬下陡坡,踩着湿漉漉的黑沙滩走向这座奇特的海蚀拱,靠近这块玄武岩石细看,在被海水侵蚀的斑驳岩壁间,成群的燕鸥徘徊休憩,似乎它们才是这里的主人。

Hvammstangi偏离1号环岛路几公里,被称为“海豹之乡”,也是当晚我们的歇脚处。这天的民宿值得一提,房子面朝大海、墙面深红,十分醒目,主人把原先邻居的房子买下后打通,连接的部分就成了后来宽敞的厨房,据说用餐时可以透过窗户看见鲸鱼出没,让我们羡慕不已。放下行李后,我们就轻装上阵去寻找海豹了。一开始沿着711公路往北开,在两处当地有名的海豹栖息地驻足停留,可惜并没有发现踪迹,过往的其他游客也停车询问,彼此都是一脸失望。黄昏时分,天空已染上晚霞,落日给薄云镶上金边,我们回到住处,心情有些失落,想不到和女主人交流后,被告知之前路过的Illugastadir是最容易观察到海豹的地方,但需要往里走上一段路。

“只要不停往西走,就能看到海豹啦!要走挺久的,不要放弃啊!”

如此一来我们心思再度活络起来,利用夏日赐予的超长白昼,走老路北上,沿途是不可错过的海岸美景。在Illugastadir下车,一片绿色的田野里有座复式小屋,猜测不是农场就是个露营地,往西走一段路,离海岸线更近些,便能看到各种礁石和海滩,顶着冷飕飕的风我们瑟瑟发抖,成群的燕鸥在头顶穿梭、俯冲,驱赶着我们这些不速之客,数量之多甚至在空中形成了某种图案,不由得联想起了thelast door里的三十只鸟和鸟之王(三百只鸟都不止!):

"First into the wind,

they sought for the King.

But lost were the birds;

they wept in suffering."

——The song The Search for Simurg,from The Last Door

逐渐感觉不到太阳的温暖,海风阵阵,吹得我们直哆嗦,不知走了多久,终于发现了海豹观察屋!通过屋里提供的两个望远镜巡视一圈四周,待视力适应了夕阳的反光后,我才慢慢辨识出哪些是漆黑的礁石,哪些是翘着尾巴懒懒晒太阳的海豹,这时候懒工程师兴奋不已,很快猫腰爬到了岸边,开始捕捉海豹芙蓉出水的瞬间。

在观察屋的记录本上写下发现的海豹数量,为这天画上圆满句号,我们心满意足地驶离海岸,不时有燕鸥从发灰的天空降落,徘徊在粗糙石路上不肯离开。暮光节节败退,愈发模糊了海岸线,我们又一次路过Skardsviti的白色灯塔,看它孤独的背影远去,仿佛和Vatnsnes半岛一起陷入了沉睡。


·Hvammstangi->Grundarfjörður->Reykjavik, PuffinTour->Blue Lagoon->Hallgrímskirkja->Cafe Loki 首都漫步

旅行十分有益,使人浮想联翩……

——塞利纳 《长夜行》

 

继续一路西行,天空渐阴,不久又下起倾盆大雨,我们便在Grundarfjörður稍作停留,这个海湾小镇是我们回首都前的最后一站,也是大名鼎鼎的教会山Kirkjufell的所在地。此行我们已经领教了冰岛的天气:变幻莫测,阳光和暴雨无缝切换,既然见识过了Vik的暴风雨,这点降水自然无法阻挡我们拜谒教会山的脚步。在阴云的笼罩下,形若草帽的教会山有了一点魔幻的味道——它的所有断层看上去都十分陡峭,而这些层面在冰川压力和自然沉积的共同作用下朝着某个角度倾斜,似乎被看不见的奇点牵引着旋转升天——总之看得越久就觉得越诡异,再搭配山前水量充沛的小瀑布,便形成了无数摄影师镜头前的完美构图。

随着我们向起点Reykjavik靠近,自然景观逐渐被城市建筑所代替,冰岛的环岛游也接近了尾声。Reykjavik虽然是首都,但规模和小镇差不多,把车停在市中心附近,随意漫步即可饱览主要景点。

离Reykjavik海岸不到20分钟船程的岛上生活了几万只Puffin,从老码头出发有好几个观鲸和Puffin的观光团,适合不想大老远跑去Borgarfjörður和Húsavík的游客,我们对Puffin更感兴趣,上了艘坐得满满的游船,朝小岛Akurey航行的一路上边听向导小哥讲各种鸟类小知识,边用望远镜看Puffin振翅起飞的滑稽模样。游船靠近岛屿时关闭了发动机,方便近距离观察海岩小坡上的Puffin和其他鸟类,视野里,海鸥自得地占领了高地,而Puffin则经常害羞地钻进巢穴。

老码头不远处覆盖着栅格玻璃外壳的现代建筑就是Harpa音乐厅,晶格的颜色变换看似随机,在阳光照耀下却有了波光粼粼的效果,玲珑剔透又变化多端,让人联想到了冰岛自然风貌的特色。往城区方向走,路过跳蚤市场,进去逛逛,能够淘到些有意思的纪念品和针织物。继续沿海岸漫步,就会看到一艘维京船骨架雕塑,是这里的地标之一,名叫TheSunVoyager太阳航海者,被赋予了登陆新大陆、希望、梦想之意。在雕塑这里拐弯,走上坡路Frakkastígur,街边是各色纪念品小店和民宅,不时能发现猫咪在小巷内神出鬼没,到了街坊的尽头,航天飞机般的Hallgrímskirkja大教堂拔地而起,突破了一路平坦的天际线。

拥有管风琴柱状侧翼的白色摩登大教堂着实让人眼前一亮,和独具一格的外表相对的,内部却相当的朴素简洁,没有神像也没有繁复的雕琢,挑高的建筑空间、纯白的穹顶、自然光透过狭长玻璃窗照进来,蓝天是其唯一的颜色。


↑教堂大门


从教堂出来,旁边拐角处就是我心心念的LokiCafe,作为抖森的迷妹,当然不能错过这个位于北欧神话起源地、冠以基神大名、还被抖森本人造访过的咖啡屋!Cafe地方不大,二楼窗外即是Hallgrímskirkja教堂,我们到的那会儿刚好在举行婚礼,看排场是当地有点身份的人家。里面一堵墙上的壁画记录了基神的一系列黑历史——包括引诱盲眼Höðr用榭寄生杀死光明神Baldr、变身母马吸引Svadilfari放弃造墙、黄昏前作为惩罚被巨蛇毒液毁容、变成鱼企图逃脱诸神的追捕等种种“丰功伟绩”,十分有趣。


离开冰岛前我们顺带泡个澡,缓解一路road trip的疲劳。距离Reykjavik不到1小时车程的露天温泉BlueLagoon是个建在死火山上的人工湖,泡在透着乳白色的蓝色湖水中,在漆黑火山岩的包围下,水汽缭绕,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把矿物泥涂在脸上,要上一杯小酒,或者仰面漂在水上打个盹,都是一种别样的享受。

最后一天下着雨,考虑到要赶飞机,我们就在NationalMuseum随意逛逛,通过近距离观察从殖民时期至今保留的各种古董,来补习一点冰岛的历史和文化,因为时间关系没有去IcelandicPhallological Museum丁丁博物馆,据说能看到不少猎奇之物。

下午我们就坐上飞机回Montreal了,就像许多第一次来冰岛的游客那样,无可救药地一遍遍回味这片犹如异星土地上的种种,并且在心里已经悄悄开始幻想下一次的重逢。


Fin.


 
评论(2)
热度(10)
 
回到顶部